5.0

2022-08-31发布:

《姜子牙》在画面设计和视觉呈现上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封神之路”

精彩内容:

遲到半年之久的動畫電影《姜子牙》上映就票房火熱,評論也持續高漲。盡管部分觀衆對影片過于隱蔽的思想表達露出失望之態,抛開情節和內容展現完整性不談,我們應該看到,《姜子牙》作爲一部動畫形式的電影,在畫面設計和視覺呈現上,已經開啓了屬于自己的“封神之路”。

自2015年《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始,國産動畫電影重新回歸大衆熒屏,而後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更是將人們的審美選擇提升到一個新高度。顯然,《姜子牙》不僅成功地接下這一重任,而且還“青出于藍勝于藍”,以中國傳統花紋圖案和山水元素爲基礎,多色調與大色塊的大膽運用,計白當黑的意境留白,在IMAX和3D技術的加持下,塑造出衆多讓人過目難忘的場景。

開場便是一個重頭戲,紅與黑兩大主色調貫穿整個主場景,渲染出殷商牧野大戰的殘忍。導演將黑暗線條融入背景當中,不同于一般動畫背景的死板,影片中的畫面線條在肆意流動,由遠及近,自下而上。而場景中模糊可見的人間士兵們,被點綴上小小紅光,這是生命的顔色。那些狂亂舞動的線條仿佛是來自天界的索命繩,人類士兵的命運將是無法控制。隨著鏡頭的移動,那些微弱的紅點瞬間被吞噬進死亡的黑暗之中。簡單紅黑色調無差別的融合,將人間、天界和妖族這場大戰的絕望描繪得淋漓盡致,影片的基調由此打下一絲悲涼基調。

類似場景在《姜子牙》中數不勝數,後半段關于歸墟的描繪也是影片中的難忘場景。歸墟是姜子牙衆人最後的希望之地,是這些種種不幸的終結之所,于是呈現在觀衆面前的是滿眼溫馨的暖色調。散發著迷蒙光芒的落日,迎風擺動的蘆葦叢,在富有層次的景別中,姜子牙和小九相互依靠的渺小身影被全屏暖色調包裹著走向歸墟的輪回,似乎下一秒就能迎來故事的圓滿結束。混沌的橙黃光影營造出一種虛幻之感,模糊了過去和現在、此刻與未來的界限,在視覺上産生了一種不真實感、混亂感,暗示出姜子牙此時自認爲正確的抉擇並不是最終答案,就此埋下了封神故事真實結局的伏筆。

精美絕倫的畫面效果離不開背後創作者的多年付出,《姜子牙》團隊用四年時間手繪出成百上千張線稿,點點心血堆砌出一衆性格各異的角色形象,打造出無可挑剔的視覺呈現。其中,玄鳥的視覺形象可謂是影片中最驚豔的突破。《山海經》有雲,“北海之內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鳥”,在中華曆史的傳說中,玄鳥更是作爲商氏族的圖騰和信仰而存在。因此當影片中渾身通透白皙的玄鳥在姜子牙和小九篝火夜談之時劃過幽藍的天際,緩緩停留在滿目瘡痍的戰場遺址上時,這一形象瞬間被賦予了超脫的意味。影片中的玄鳥來自天外之天,只爲引渡怨魂轉世,它出現在姜子牙和小九求問旅途中的第一次感悟之際,在此之前已是多年不見蹤迹。可以說,是小九對于家,對于阿父的執著信念召喚了玄鳥的出現。那一眼回眸對視,觀衆看到的是不同于平常眼睛的寫實刻畫,是留白其中的、閃爍的銀河星鬥,看到的是宇宙天地、萬物衆生的每一個瞬間。無疑,玄鳥的出現,更是加速了姜子牙信念的轉變和重構。

短短110分鍾的劇情設置,企圖將公路片模式下的種種情節全部裝下,難免會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盡管內容表達過于深沉,無法形成一致的意見,但是每一個視覺畫面的背後,都蘊藏著值得探究的深層次意義。細節決定成敗,《姜子牙》的前路,值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