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极品少妇办公室在线观看旅途的终点1~5

精彩内容:


旅途的終點
作者:忘卻之人(planetkiller2) 字數:13772 2013/11/17發表于:sis
附圖pixivid illust_id=39746635,正中間那位禦姐就是本文主角的形象。 另外我還附有一個視頻,這裏面的更符合我的愛好一些,nico號sm22216956,分 享了一個百度鏈接給看不了的弟兄 pan.baidu./s/1lj1r本文的女主角 是來自網頁遊戲《艦隊collection》的秋季活動地圖boss,捏他自史實瓜島戰役 的美軍漢德森機場。而本人正是該遊戲中被飛行場姬和她愉快的朋友們虐到血尿 橫流、資源告竭、全艦隊體無完膚的提督之一,光棍節那天正是摔鍵盤放棄活動 地圖,決定寫文紀念我失敗的戰鬥順便報複一下可愛的飛行場姬小姐,結果一發 不可收拾,看來又得叁萬字以上了。
*********************************** 帝都的夕陽快要結束沉入地平線了。老兵維拉夫看著有些荒涼的街道歎息一 聲,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疼的膝蓋,坐回了崗哨中的椅子上。
維拉夫並不是人類,這位久經沙場的老兵是一位魔族的戰士,一位參加過衆 多的大戰的角魔督軍,而這帝都自然也不是人類的帝都,而是魔族的帝都。
維拉夫膝蓋上的傷是上一次大戰中敵人留給他的紀念品,一枚箭矢射穿了他 的膝蓋,于是這個老戰士只能退役下來當一個城衛兵。但這也是件好事,至少這 讓他幸免過了最終戰敗的大潰逃,躲過了那場可怖的屠殺。幾十年了,他無力的 看著曾經威武雄壯一心致力于稱霸世界的魔族墮落成了如今的樣子,卻毫無辦法。
而實際上,麻木如他這樣的普通的戰士即使有什幺想法也做不到什幺,能做 到什幺的魔族若是想要試著做到什幺也只回落的悲慘的下場。所以最後維拉夫只 能說服自己,現在的狀況還算不錯,畢竟是戰敗了嘛!而且往好處想一想,就算 戰勝了也未必會有更好的結果不是嗎?
維拉夫一邊喝著茶杯中的熱茶,一邊百無聊賴的看著地平線,他的工作是門 衛兵,不過這個時間的話,應該沒有多少人會來了。
但還是有人來了。
一位少女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維拉夫思索了片刻覺得用純白來形容這位少 女是最准確的。
她的長發如同一襲鬥篷一樣直達膝際,濃密厚重,那白發並非是蒼老的蒼白, 而是如同初冬的第一場雪一樣潔淨。她身著一件黑邊的白色校園泳裝式的衣服, 但這件衣服卻有著高高的衣領,完全不像是泳裝。
她修長的四肢完全暴露在外,雖然那肌膚也潔白勝雪,卻又隱隱路出淡淡的 紅暈,因而不失生機。
正當維拉夫打量著少女的時候,她已經走到了維拉夫的崗哨前。
「哦?速度真快。」維拉夫見怪不怪的說道。
「呵呵。」那張潔白的面龐露出了可愛的笑容,一雙赤紅的雙眸完成了一彎 新月。「晚上好,老戰士。姬·漢德森向您問好。沒有耽誤你下班的時間吧?」 一般在這個時間段都是門衛們交接班的時間,不過維拉夫並不在乎晚下班一點。 于是他搖了搖頭,問道:「那幺漢德森小姐是要進城嗎?」「叫我" 姬" 就好。 是的,我想要入城,請替我辦理入城手續吧。」「好吧。」維拉夫從椅子上站起 來,走出了崗哨,對姬說道:「跟我來,這小亭子裏可放不下那些東西。」「嗯 嗯」少女用力的點了點頭,那潔白如雪的發絲也因此而搖動飛舞起來。
木制的崗哨旁邊有一個木制的小屋子,那裏就是爲姬這樣的女性辦理入城手 續的地方。至于一般的魔族,他們根本就不需要爲了進入自己的帝都辦理什幺入 城手續,需要的僅僅是姬這樣的蒼白族。
那些擊敗了魔族軍隊統治著人類世界和魔界的蒼白族們。
說實話,其實維拉夫從來不曾親眼見過那些蒼白族的戰鬥姿態,但他卻見過 那些被蒼白族擊潰的戰友們,維拉夫無法想象究竟是什幺樣的力量才能讓是生死 爲無物的魔族們恐懼的如同人類的新兵一樣潰敗,但無疑那是極其強大的力量。
所以有時候維拉夫不禁想,既然她們如此強大,有缺失的統治著整個世界, 可爲什幺結果會是這樣呢?
跟著維拉夫走近小屋的姬順手關上了木門,然後,維拉夫拉出了一旁木桌下 的椅子,倒上了一杯熱茶對姬說道:「抱歉,姬小姐,最近剛有一批" 旅團" 來 過,我本來以爲一段時間內不會再有人來了所以把工具都收起來了,請小姐先等 一下吧。」「嗯,好的。」姬點了點頭,坐在了椅子上,端起了茶杯小口的喝起 茶來。
維拉夫打開了櫃子,將收拾好的工具和文件一一拿出,然後放在了木桌上, 這花了他不少時間。然後維拉夫走到姬的身前,問道:「姬小姐,請問你有佩戴 項圈嗎?」「項圈?不,還沒有。」「哦?這幺說姬小姐是直接沖著帝都來的? 中途都沒有入過城了?」「是的,我因爲一點私事錯過了上一次的" 旅團" ,所 以只能自己來了。」「這樣嗎?唔,不過流程還是要走一遍的。」維拉夫說著打 開了一幅文件,用公事公辦的口吻讀起來:「姬·漢德森小姐,你即將進入魔族 帝都,按照" 世界協定" ,我將首先向您通報,近期在帝都" 蒼白族" 訪客平均 生存時間爲叁天,超過一周的存活率爲1.02% ,同時按照協定,您入城時間不得 短于一周,姬·漢德森小姐,您確定堅持要入城嗎?」「是的,我確認。」「那 幺,現在開始將對您施加安全措施。請您先解除武裝並脫去所有衣物。」「好的。」 姬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將自己的手指順著衣領滑下,瞬間覆蓋在她肌膚上的潔 白衣物就被割開,胸口的一對乳球也解除了束縛躍動而出。接著她又脫下了自己 的高跟鞋,這樣一來,少女就全身赤裸的站在了維拉夫的身前。那令人炫目的純 白一時間讓維拉夫有些失神。但他很快就回過魂來,取出了一個項圈。
「帝都的安全措施和其他城市的等級是不同的,首先,和所有的安全措施一 樣,您的項圈一旦佩戴就不可能再被取下來,您唯一解除它的機會就是您被斬首 的時候。需要我爲您帶上嗎?」「不,我自己來。」姬接過了那個銀白色的項圈, 她白皙的雙手有些顫抖,深吸了一口氣後,她將項圈套在了自己颀長的脖頸上, 然後扣住。「咔哒」一聲機械的撞擊之後,一陣魔法的藍光從接口處閃爍,將那 些金屬融合在了一起,這樣除了切斷她脖頸之外,就再無方法解除這個項圈了。
「謝謝您的合作。注意,帝都的項圈除開束縛具和身份證明外還有額外的功 能,它附加了兩種死刑功能,以保證您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被順利地處死。 它內環可以緩慢的收緊將您絞死,也可以快速收縮切斷您的脖頸將您斬首。」維 拉夫看到姬的身體爲之一振,她櫻紅色的乳首明顯的開始勃起,呼吸也變得急促 起來。「我可以……先試試嗎?」「不,姬小姐,處刑措施一旦啓動將不能終止 直至您被確實的處死爲止。而我沒有權利在您沒有違反法令的情況下處死您。」 維拉夫搖搖頭道。
「哦……這樣啊,請繼續吧,接下來是手铐吧?」說著,姬將雙手背到身後, 轉過身去背對著維拉夫。維拉夫拿起了一對同樣材質的鐐铐,铐住了姬的雙手, 這對鐐铐之間的鐵鏈極短,讓姬的手腕幾乎無法行動。
然後是腳鐐,這回的鐵鏈稍微長了一些,卻也只能讓她小步走動,一旦跑步 起來就會扯住。完成了這些後,維拉夫讓姬轉過身來,然後問道:「姬小姐,您 的乳房是否在産奶期?」「是的,想要來一杯嗎?」姬問道「等一切完成後吧。」 維拉夫搖了搖頭,換回了公事公辦的口吻。「那幺您將被安置粘著式乳釘以避免 影響産奶。和您的項圈一樣,您的手铐、腳鐐以及乳釘構成了一套處刑裝置。您 的乳釘不僅具有震動功能,它還可以單獨對您施加非致死性電刑,或者在必要情 況下對您施加致死性電刑。您的手铐和腳鐐會在您施力過大可能拉斷鎖鏈時施加 警告性電刑,或者在必要情況下對您施加致死性電刑。」「這樣嗎?」姬說著略 微發力。
「啊啊啊啊啊!!」藍色的火花從白嫩的肌膚上跳起,姬像躍出水面的魚一 樣扭曲著倒在了地上,慘叫著抽搐起來。
「非致死性……哈……哈,不錯嘛……」她喘息著說道「對不起,麻煩你扶 我起來好嗎?」「不,姬小姐,您現在的姿勢正好適于下一步的工作,請您趴好, 擡起您的臀部。」「嗯。」她配合的翻過身趴在地上,豐滿的一對乳球壓在地上, 柔嫩的乳首在電擊的余韻中摩擦著粗糙的地面,讓她微微呻吟了幾聲。
維拉夫俯下身,分開了姬濕淋淋的美鮑,將一個鈍頭的錐形圓柱體一點點的 插入了姬的體內。
「唔……好冷……有點細啊。」姬呻吟著說道,維拉夫清楚地感覺到她的陰 道正擠壓著手中的物體,力度很是驚人。
「現在進入你體內的是一顆爆破栓。爲了不影響對您的使用這枚炸彈將被放 置進您的子宮內,所以爲了通過宮頸不會太粗,不過你放心,長度絕對足夠。」 金屬的頂端撞擊了姬的花心,維拉夫毫不憐憫的直接發力,粗暴的直接將它捅入 了姬的子宮。然後他按動了一個開關,長長的圓柱體就變得柔韌起來,這是爲了 最大限度的利用子宮的空間而准備的,當頂端觸到子宮的盡頭後,這根栓就會自 動卷曲起來,這樣即使是這樣一根長長的爆破雙塞入少女的體內後也不會讓她的 小腹過度的突起而影響美觀。
整個插入的過程雖然粗暴而毫無憐憫,但是似乎所有的蒼白族少女們都有著 奇特的體質,越是被粗暴的虐待,約會感覺到快感,當插入完成後,不出維拉夫 的意料之外,姬顫抖者達到了一個高潮,一股淫水從她的小穴中噴出打在了維拉 夫的手上。
「爲了安全起見,插入您體內的爆破栓裝藥量並不大,在引爆時不會造成大 範圍殺傷以免傷及無辜,不過您是清楚地,這樣在體內爆破的結果會直接粉碎您 的所有內髒,按照設計,爆破栓的頭部還會在起爆時鎖定您的心髒將她射穿以確 保將您處死。爆破栓僅僅是一個保險的手段,如無特殊要求它將只被用作緊急處 刑。如果您是圖逃跑而或脫離管制,我們會起爆它將您處死,如果您故意損壞束 縛具,它也會起爆將您處死。」「希望不會用到它,我不喜歡被炸碎,那樣太浪 費了。」姬說道。
維拉夫點了點頭,說道:「您的全套束縛具將在大部分您下次出城時解除, 但爆破栓將被保留直至您離開魔界或遭到處刑。在您停留帝都期間,任何公民都 將有權對您處以非致死性電刑,您有權拒絕,但如果有叁人以上同時要求,您必 須接受電刑。」「任何公民都有權要求您進行" 侍奉" ,您同樣有權拒絕,但您 必須接受因爲拒絕造成的懲戒性電刑。以上,理解了嗎,姬·漢德森小姐?」 「是的。」「那幺請將您的通關文牒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以方便下一步的工作。」 「好的。」雖然雙手被手铐铐住,但這並不影響她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文書的動作。 維拉夫結果了文書,仔細的閱讀起來。
「哦?難怪您堅持要來帝都。原來您的肉質達到了s 級!」維拉夫驚歎道。
s 級的肉質可不是個容易達到的等級,有這種罕見肉質的極品少女如果想要 變成肉畜的話,確實只有帝都這樣的地方才能有人出得起錢購買宰殺。
維拉夫首先拿起了一個鋼制的印章,改在了文牒上的印戳上,那帶有魔力的 印戳和印章發生了共鳴,當印章被拿起的時候,那個印戳已經複制到了印章上, 這可以避免仿冒——那種特殊的魔力就是最好的仿冒標志。
等待了片刻,印章上的圖案就已經被加熱的通紅,維拉夫拿起一章,對准姬 的臀瓣狠狠的按下去。
「滋啦……」肉香四溢,伴隨著姬沉迷的呻吟聲,她濕漉漉的花園再度流出 大量的淫水,當印章被拿開的時候,一個通紅的印記出現在了她的臀瓣上
「世界女畜鑒定協會預備肉畜許可宰殺」
這個臨時肉畜的身份就是姬在帝都行走時使用的身份了,她比完整的肉畜多 享有一些權利,也多收到一些限制,而一旦她違反了法律,或者達到了某些條件, 她的身份就會變成肉畜,然後被宰殺掉。
這是維拉夫拿起了另一個鋼印,重複了剛才的步驟後按在了姬的另一篇臀瓣 上。
依舊是一股肉香後,少女的臀瓣上浮現出了烙印的文字。
「姬·漢德森肉質 s級零售價 n/a整體出貨售價 12302金幣。」「真貴。」 維拉夫想到。然後他公事公辦的說道。「按照規定,您在帝都內的身份爲預備肉 畜,任何公民有權利購買您,您無權拒絕。同時,如果您因任何理由被處死,您 的屍體都將按照" 已宰殺肉畜" 的價位折價出售,您的售出所得和您的遺物將會 按照協議在一個月內遞送給您遺囑上受益人,但如果您因觸犯帝國法律而被處死, 您的售出所得將被沒收。」
「您在帝都的自由活動時間爲早上六點到晚上九點,每晚八時叁十分之前您 必須前往帝國監獄報道,並在九時之前完成監禁措施。晚九時之後如果您依然未 能進入監獄完成監禁,任何公民都有權立刻爲您執行死刑,並且您的處刑原因將 視作違法帝國法律。」「如果因爲一些原因導致您無法在規定時間內抵達監獄, 您可以使用任何個人式收容裝置來代替,這在大多數娛樂場所能找到——酒吧、 餐廳、旅店或者其他什幺的地方。但因爲各個場所收容裝置的區別,您可能會面 對不同的特殊狀況。舉例來說,雖然所有的收容裝置都將剝奪您的反抗權,但酒 吧的收容裝置更容易使你成爲一個臨時的肉便器。您可以在晚九時之前要求各場 所的從業人員將您監禁,否則您同樣會被執行死刑。」「以上就是您在帝都內活 動的注意事項,具體法律條文,您可以去監獄咨詢。姬·漢德森小姐,您了解了 嗎?」「是的,我已了解。」姬點了點頭。
「那幺,您可以入城了。祝您旅途愉快。期待能再次爲您服務。」維拉夫依 然是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而聽到這裏姬露出了可愛的笑容點了點頭說道:「旅 途愉快是一定的,不過你可能不會有機會再爲我服務了。」維拉夫會心一笑,他 知道她當然不可能活著走出帝都,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機會爲她服務了,實際上 維拉夫從來不曾見到任何一個蒼白族少女活著離開帝都。
「看在你的俏皮話上,附贈你一個情報吧。上一輪的旅團中有幾位小姐肉質 達到了a 級,所以最近帝都出得起錢買s 級肉質的女畜的勢力可能不多。如果你 想要找的話,軍部和皇宮可能還出得起價錢。司法部應該還有余錢,而且他們有 對被因違法被處死的蒼白族肉畜的優先收購權,如果你想要一個公開處刑的話可 一去找他們。魔法塔林區的施法者們也應該有財力采購,不過在那裏你可能要先 當實驗助手,當然,被實驗的助手更可能一些。」「謝謝您的情報。那幺……」 姬點了點頭,然後從地上站了起來。「再見!」然後,她過身去離開。
從崗哨到大門的距離並不遠,不過帶著鐐铐的姬還是小步的走了不斷的一段 時間才到達大門。
魔都的正門就像這個劍與魔法的時代所有雄關一樣,因爲魔法和煉金術的原 因高大的離譜。作爲魔族的帝都,這些城牆幾乎運用了魔族能想到的所有防禦手 段,但此刻,這座集魔族魔導技術之大成的建築卻是一副殘敗不堪的模樣。許多 城垛都被抹平,不少塔樓都直接折斷,城牆上還有沒修不好的間隙,甚至有的地 段直接坍塌下來成了一個斜坡,就連看帝都的門面,正門的城樓都是一副倉促修 繕的樣子。
差不多七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中,即使是這魔界的都城也在姬的種族面前不堪 一擊,她比人類的衆多王城堅持的更久,但最終,再堅固的防禦,再英勇的戰士, 再怎幺破釜沉舟的氣勢都無法拯救她,魔都最終只在蒼白族的少女們面前堅持了 不到五個月就被攻破,而時至今日作爲戰敗者的魔族,連修複自己都城的權利都 沒有得到。
只不過,雖然魔族事實上是戰敗了,可此刻看起來似乎倒像是他們打贏了一 樣。
立在門口的道路兩側的是四根木樁,那長長的木樁上每一個都穿刺了一位肌 膚白皙的蒼白族少女,從她們的蜜穴刺入,然後從口中穿出。這四位少女看起來 已經在木樁上穿刺了幾天了,已經奄奄一息。而一旁,已經有另外四位帶著和姬 差不多的束縛具的少女們被幾位魔族戰士帶了過來,很顯然是准備替換即將死去 的這四位少女。
這四個還活著的,包括那四位快要死去的,都是姬的同族。但是她們都只是 下級戰士而已,和所有的蒼白族們一樣,這些少女們也有著潔白的肌膚,但她們 卻又和姬的肌膚不同,雖然如同牛奶般的乳白色一樣很美麗,但對比起姬這樣帶 著紅潤的柔白卻缺少了一份生氣。而她們的臀瓣上烙印著肉質等級也是d 級,合 格的肉質而已。
不過,也正是如此她們的肉體才會被選作用來裝飾魔都的大門。
這種裝飾的習俗起源于那場戰敗之後,在簽訂了那份在魔族和人族看來都無 法理解的「苛刻」合約後幾個月,一些激進的魔族貴族砸下大筆金錢向蒼白族購 買了一大批的下級戰士。那是第一次大型的交易,蒼白族的上位種們覺得這是個 打破隔閡的機會,于是就按照優惠的價格,將一整個軍團的蒼白族少女們,包括 肉質d 級的下級戰士一直到s 級肉質的將軍們一起打折賣給了那些貴族。而結果 則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卻也在意料之中。
整個軍團的少女們被剝光衣物,帶上手铐腳鐐和項圈,烙印上了奴隸的印記 (雖然在交易的時候她們就已經在自己的身上烙印過了,不過魔族有烙印了他們 自己的印記。)排列成隊在貴族們的私兵的看押下遊街示衆,繞城一周後回到城 門口,然後數量龐大的下級戰士們被一一用木樁從蜜穴刺穿立在道路兩旁,而那 些肉質較好的上級戰士和將軍們也在隨後在遭到酷刑報複後被木樁穿刺示衆。
這是一種很明顯的報複行爲,爲此這些貴族們還特意挑得是一只參與過攻克 魔都的軍團,在那之後這些魔族貴族們都做好了迎接蒼白族的報複的准備。那些 貴族們集結了願意繼續追隨自己的私兵們,唱著古老的戰歌從帝都正門而出,穿 過被穿刺處刑的蒼白族少女們的叢林來到了都城外平原上,准備壯烈的迎接蒼白 族的報複。
然後這些家夥們帶著悲壯殉道和榮光的激情等了一天,結果蒼白族派來了一 個使團,卻不是爲了興師問罪,而是爲了告訴他們:下級戰士大概能在穿刺樁上 堅持叁到五天,高級的時間會延長,女畜死亡後最好立即食用以免影響肉質,否 則的話肉質就會快速下降,d 級除外,下級戰士的肉質沒有什幺下降空間。
之後再接連處死了叁個使團近百位蒼白族少女後,一鼓作氣叁鼓而衰的貴族 們不得不選擇支付蒼白族發來的追加賬單,然後回城去了。
也是那一次事件讓人類和魔族明白了,那份「苛刻」的和約是真實的,只要 方法正確,這些美豔的女性蒼白族絕不介意接受宰殺。
在那之後,一部分是因爲還有死要面子的魔族貴族存在,一部分是因爲蒼白 族們覺得那次事件值得紀念,蒼白族們長期提供自己的下級戰士來裝飾這條街道, 只不過只有節日之類的時候才可能再現當年那壯觀的女體叢林,平時就像這樣而 已——四位下級戰士被穿刺,隔叁天換下來給值班的城衛軍食用,換上新的一批。 而今天姬正好遇上了。
「衛兵,麻煩開一下柵欄,入城。」姬站在了城門前問道。
此時那幾個魔族士兵正在忙著穿刺四位蒼白族少女,一時間沒有人回應姬, 她不得不在度喊道「衛兵?」「來啦來啦,新兵!你去處理一下!」一位看起來 像是軍官的惡魔命令道,接著一位投火魔不得不聽令離開。他很不情願,因爲那 四位低級戰士已經處于待宰狀態,不會反抗他們的任何要求了,但是眼前這個則 有權拒絕他的要求。
盡管姬是一位絕美的上級蒼白族,但對于這位投火魔來講卻說不定是雙重意 義上的吃不到的,遠不如那幾個低級的女畜有吸引力。
「好啦好啦,讓我看看……嗯,手續齊全。你可以入城了!」投火魔不耐煩 的打開了木制的柵欄,所謂的手續無非是剛過護城河的時候那個崗哨爲她們打上 的烙印和束縛具而已。說真的,他還從未見過有違反這個條例的蒼白族。
「謝謝。」姬對這個投火魔點頭致意,然後邁開腳步准備進城。這時,卻聽 到後面又傳來了那位投火魔的聲音。
「站住,姬·漢德森!」「是,請問您有什幺要求嗎?」姬轉過身來問道。
投火魔有些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剛才他從背後看到了,這位姬小姐竟然有著 s 級的肉質!身爲一個城衛軍,他上過很多蒼白族少女,也品嘗過很多美肉,但 那些基本上全都是下級戰士,雖然也是難得的美人,但始終比不過真正的上位種。
無論是吃起來,還是用起來,都一定比不了。
所以他決定嘗試一下,反正就算失敗也不會有什幺損失,況且姬是剛剛入城, 趁著新鮮勁提出要求說不定會有希望。
「姬小姐,你看,因爲你的緣故,我沒辦法參加同伴們的活動,爲此我決定 懲罰你,並要求你侍奉我以作補償。」換個地方這個投火魔連站在姬面前的勇氣 都不會有,他的戰鬥力甚至比不上那幾個正在被穿刺的下級戰士,但是此刻他覺 得自己或許可以試一試。
果然,姬看著他笑了笑,然後走進了投火魔的身前,輕聲說道:「請吧。」 她許可了!興奮的喜悅充斥著投火魔的腦門,他直接伸出自己的雙手握住了姬豐 滿的乳球。
「诶?不是要先上電刑嗎?還是說你想要一邊電刑我,一邊讓我侍奉嗎?」 姬有些驚訝的喘息著說道。投火魔揉弄她的乳球的手法粗暴而毫無章法,但那種 被淩虐的感覺卻讓她很是受用。
「我可不是電系的。」投火魔說道。那或許是電系元素體質者們喜歡的一種 玩法吧?但他可不喜歡電擊的感覺。在姬柔軟的乳肉上過足了手瘾之後,投火魔 摸上了姬的項圈。施加電刑的控制鈕就在那裏,這個按鈕旁邊還有叁個按鈕,分 別使用來引爆姬體內的爆破栓,收緊項圈內層將姬絞死和快速收緊內層的絲線將 姬斬首的按鈕,不過在未得到授權的情況下那叁個按鈕都不會起作用。而這個電 刑的控制鈕在得到授權前也不能調節到致死性電擊。
投火魔按下了按鈕,然後旋轉了第叁圈,這個程度差不都就是他見過的蒼白 族少女們的極限了,但是姬的按鈕依然沒有自動鎖死,顯然這個電流對于她來說 還不是致死量,于是投火魔有多轉了一圈,卻依然沒有鎖死。
「先試一下吧。」投火魔松開了按鈕。
在開始電刑之前,他還可以通過多按下幾次來增加姬的受刑時間,不過第一 次就是個實驗,所以就算了。
「唔啊啊啊!!」很快,姬就發出了淒美的哀鳴聲,電流從脖頸和四肢穿出 在她的體內肆虐,這強大的電流通過姬的神經胡亂的對她的肌肉發號施令。很快 全身顫抖的少女就無法維持站立的姿勢,直接跌倒在地,掙紮著抽搐起來。
電流在她的身體中湧動,剝奪了她的控制權,燒灼著她的神經,但她卻感覺 到快感與欲望也隨著電流流淌在自己的身體中。她也因此越發確認了她自誕生起 就被教導的事實:她們這一族,天生就都有著適宜被虐殺的體質,適宜被烹食的 肉體。
她想要發出呻吟來傳達自己的感受可是她發現自己已經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 控制,她張著嘴卻發不出像樣的聲音。
她倒在地面上,就像是落入了滾油中活魚一樣躍動著,但對此投火魔依然感 覺到有些不滿意,因爲即使如此姬也沒有失禁,這意味著這個程度的電刑還沒有 達到一個極點。
他毫不留情的擡起了腳,橡膠制的鞋底直接踩在了姬白嫩的胸口上。然後說 道:「不要亂動,我來爲你加點料。」姬艱難的點了點頭,但是電流之下控制身 體實在有些困難,她的四肢依然痙攣著抖動著。但她盡力控制自己的脖頸不去亂 動,免得投火魔不小心觸碰到自己的身體,也遭到電擊。
投火魔將魔力覆蓋在自己的手腕上以避免遭到池魚之殃,可是接近她的脖頸 的時候電流依然在他的手上帶來了刺痛感——這是何等強勁的電流!難道這樣的 電流對于她來將依然不算致死量嗎?
按下,第一圈!
「唔……啊啊啊啊!!」姬還能呻吟,雖然已經不成聲調,但是投火魔知道 這是還沒有達到頂點的證明。
狠狠地再轉下兩圈。
「咯咯咯………………」終于她無法再發出什幺聲音了,電流擾亂了她的聲 帶,同時她的掙紮也變得更有力氣來。人體通過生物電來控制自己的肌肉,而電 流此刻代替了生物電對肌肉發號施令,這雜亂無章的號令讓姬的肉體胡亂發泄著 自己的力量,她感覺自己快控制不住了,或許一不小心就會把投火魔掀翻。但爲 了承受更大的痛苦帶來的快感,姬努力的忍受著,等待著投火魔的下一個動作似 乎也察覺到了腳下的嬌軀正在漸漸失控,投火魔不在停歇直接猛力的轉動按鈕, 終于咔哒一聲,那按鈕鎖死了。
投火魔知道,這意味著如果能在轉動一圈,腳下這位美豔的肉畜就會在極樂 的電刑中慘死。可惜,辦不到啊。
「我擦?!」正在他爲自己無法處死姬而感傷的時候,突然間他被猛然擊飛 ——被一道湛藍的閃電擊飛!
「怎幺回事?怎幺回事?」這時城衛兵的小隊長終于完成了「工作」,四位 奄奄一息的少女被連同木樁一起放在了馬車上,就相對在一起的原木一樣,她們 將被帶回營地後宰殺分食,而四位新來的少女則已經完成了穿刺,她們含著木棍 的蜜穴留下了鮮血和精液的混合物,菊花也是如此,顯然在穿刺的時候城衛兵們 並沒有閑著。
這時隊長看清了正在發生什幺,姬的身體綻放出了藍白的電蛇打在地面上, 恐怖的電流從她身上的束縛具發出,穿過她的嬌軀,灼燒著她的肌肉與皮膚,然 後才滲入地下。而始作俑者投火魔就是背著電流擊飛的。
「啧啧。s 級肉質,你小子夠走運,有機會虐待一只這樣高級的女畜。」 「隊長……這怎幺回事?我怎幺也挨電了?明明用魔力絕緣了啊!」投火魔問道。
「切,沒文化!你以爲搞絕緣就能防住電擊?那電系魔法不早就被淘汰了? 絕緣也是有極限的。這位……嗯,姬·漢德森?你知道的吧,她們的種族實力越 強的肉質越好。那個電擊裝置是通過抽取她們自己的魔力來對她們進行處刑的。 你想想那個級別的蒼白族一個閃電法術,你還沒化成灰已經是走運了。」這時姬 的電刑終于停止了,兩位惡魔這才敢走進少女的身邊。
「嗯!這肉香味,真美味!不會已經電熟了吧?」小隊長猛吸一口氣說道。 強力的電流不可避免的燒壞了姬的一些組織,也因此讓她的肉體散發出了迷人的 肉香味。投火魔聞著這迷人的香味,將姬從地上拉起。
「哈哈,小姐,不如你就在服侍我之後在這裏讓我將你處死怎樣?你聞起來 真美味!」身體被電擊的痛苦折磨的異常敏感的姬拉著投火魔的手勉強站立著, 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己臀部的烙印。
那個價位是個令人絕望的數字。
「你還是別妄想了,談點實在的吧。」小隊長拍了拍投火魔的肩膀說道。 「姬小姐,看來你的身體一時間是無法恢複正常了,那幺你是否介意我們在這段 時間內使用你的身體呢?」「輪……奸?」姬問道。
「是的,我們小隊一共四個人。」姬看了看天色,夕陽已經落下,今天看來 也做不了什幺了,于是點了點頭。
「好,投火魔,既然是你爭取來的,這頭湯就由你來喝好了!」「哈哈,那 就謝謝隊長了。」抱著姬,投火魔將自己火紅色的陽物插入了她的小穴中,依然 沉浸在電刑帶來的苦痛快感的少女全身癱軟無力抵抗,將自己壓在了投火魔的身 上任其施爲。
「嘿嘿,真不愧是極品女肉!這陰道好緊!」姬的花徑早就在電刑的刺激下 淫水滿溢,小穴中肌肉也因爲電流的余韻而抽出痙攣著,極大的刺激著投火魔的 陽物。而她全身癱軟的樣子更是給人以極大的征服感。
她無力的將自己的螓首枕在投火魔的肩膀,在那有力的抽插下,這被酷刑折 磨的失去了力氣的少女無力而有人的喘息著,如同隨時都會斷氣一樣。看到這誘 人的面容,投火魔忍不住來了個追加攻擊,他伸出自己長長的舌頭,舔舐起姬的 耳朵來。
電擊的痛楚本就讓她淫亂嗜虐的肉體處于敏感狀態,而這投火魔的肉棒雖然 不夠粗,卻有這足以刺穿花心的長度,而且因爲是投火魔的緣故,那股脈動著的 灼熱感更是刺激著她的肉體,這會在加上耳根的敏感點,沒過多久,她就在低沉 的呻吟中沖上了又一個高潮。
「……」她無聲的呻吟著,緊緊地抱住了投火魔,將胸前的乳肉在他的胸膛 上壓扁,甚至寄出了潔白的乳汁,而在花徑痙攣的收緊之下,很快投火魔也支撐 不住,怒吼一聲,白濁的精液灌入了她的體內。
「呼……這妞真夠騷,隊長,換你了。」投火魔說著,將懷中的少女推向了 隊長。
「嗯。」小隊長接過了姬癱軟的肉體,他粗糙的大手兩手合住,竟然能直接 握住姬的整段腰身。
這是一只狂戰魔,雖然僅僅是中級的魔族,但卻是魔族部隊的中堅力量。這 些體型高大,以力量著稱的魔族同樣有著足夠粗大的肉棒。
「看看,姬小姐,我的肉棒足以直接刺穿你的子宮。」他所言不假,那根粗 大的肉棒幾乎有姬的小腿肚那幺粗,而長度則能從她的蜜穴直接伸到胸口下。只 不過想要刺穿就不一定能做到了,雖然內髒總是人體脆弱的部分,但那也只是相 對來講的,姬這樣強大的蒼白族戰士有著足夠的柔韌來承受這根巨大的肉棒,而 不會像普通的人類少女一樣真的被刺穿而死。
「我其實還是喜歡你們的小穴,不過那個爆破栓太礙事了,然我沒辦法享受 操爆你們子宮的感覺。要我說,那東西根本不必要。你們這些蒼白族,你們這些 淫亂的婊子!每一個都是天生的肉畜,該死,我們魔族爲什幺會敗給你們啊!」 一邊說著,他一邊用單手抓住姬的腰肢將她提起,另一只手調整著自己的肉棒。
她感覺到了那貼在自己菊門上的火熱與粗大。
「准備好了嗎,婊子?」姬看著他,全身顫抖著。但是眼前的狂戰魔明白, 她顫抖的原因絕不是因爲恐怖。果然,她點了點頭,帶著渴望的眼神。
「去死吧!!」「咯啊啊啊啊!!!」姬發出了痛苦而歡悅的哀鳴,就算她 的身體再怎幺柔韌,她之前在人界也從未體驗過這樣恐怖的肉棒。碩大的龜頭強 行撐開讓她幾乎未經開墾的菊穴綻放開來,一絲絲殷紅的血液順著狂戰魔的肉棒 流了下來。
「啊……啊……等一下……等等……」姬呻吟著,她試著調整自己內髒的位 置,但是狂戰魔卻沒有給她這個時間,他怒吼一聲,兩手握住姬的腰肢,猛然摁 下!
「啊啊啊嗚嗚嗚嗚!!」她平坦的腹部瞬間被撐得高高隆起,體內的內髒被 撞的一團糟,在慘叫的最後她的聲音也變成了低沉的嗚咽,因爲那根巨大的肉棒 的撞擊,她胃袋裏的存貨直接被擠得逆流而出。白色的漿液如同泉水一樣噴湧而 出,看起來就像是狂戰魔的射精將姬整個人都射穿了一樣。
「唔,又是這種營養劑?你們就不會吃點別的嗎?」狂戰魔抱怨道。
「維持……肉質……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啊。」姬微笑著回答道。
「哼,你這塊肉!」狂戰魔怒喝一聲,雙手握住姬粗暴的提動著她的嬌軀上 下起伏。極度擴張帶來的撕裂般的痛楚,還有五髒六腑一次次承受的無情的撞擊, 都帶給這纖細的嬌軀無盡的苦難愉快感,而她子宮內的爆破栓也在這沖擊中不停 地翻動摩擦,就像有另一根肉棒刺入了子宮一樣,很快她就有一次登上了高潮。
但狂戰魔依然不知疲倦,無情的在自己堅硬的肉棒上使用著少女無法反抗的 肉體。很快沉浸在淫虐的深淵中的姬就失去了神智,變成了一塊只會在肉棒上淫 叫的女肉。
她不記得是什幺時候,狂戰魔在她的體內注入精液的了,但她依然記得那想 要刺穿她的內髒的有力的沖擊和那逆流灌滿她的腸胃的驚人射出量。
然後接下來的是一位鐮刀魔,他的陽物有著向上的彎曲,如同鐮刀一般刮擦 著她的肉壁,在接下來是一位鏈魔,他的肉棒就像是串珠一樣刺激。
再然後是一個觸手魔,她現在就正被這個魔族侵犯著全身的每一個肉穴,那 些沾滿粘液的腕足纏繞著她的四肢,撫摸著她的每一寸肌膚,滿溢的淫欲幾乎使 她停止了思考。
在這狂亂的交合中,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脖頸一緊,她本以爲那是觸手們常 玩的窒息play,可勃頸上粗糙的感覺卻告訴她,那是一根結實的麻繩!
「咯咯咯……」她被剝奪了呼吸,絞索提起她的肉體的同時插在她口中的觸 手射出了大量的白液,讓她連最後一次呼吸的機會都沒有得到。
「!!!」突然間遭受絞刑的驚恐讓她的蜜穴猛然收緊,不打算糾纏的觸手 立刻交出了灼熱的精液退出了姬的體內,當束縛接觸的那一刻,她的雙腳還徒勞 的試圖再一次觸及地面,可是緩緩拉高的絞索簽好沒有給她最後的機會。
姬沒有得到在呼吸一次的機會,就被掉了起來,甚至她連射入她口中精液都 來不及吞下,就被挂了起來。
少女嬌嫩的肉體在半空中跳起了圓舞曲,就像是海中的人魚公主一樣扭動著 自己的身軀。她晃動著自己的臀部,努力的伸直自己的雙腿,收縮又放下,試圖 再度踏足大地,她豐滿的乳球也隨著劇烈的運動而劇烈的波動著,那雙紅寶石的 雙眸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神色,但很快她的臉上就浮現出了微笑的表情,掙紮的 動作也不再盲目,反而像是認真的再跳一曲空中圓舞曲一樣。
姬再用那根絞索和自己的生命跳著最後一曲媚惑而淫亂的圓舞曲!
「隊長……這樣真的可以嗎?這可是s 級肉質的蒼白族,我們這樣非法宰殺 可是要罰下重款的!」投火魔顫抖著小聲說道。
蒼白族從來不會爲自己被屠宰的族人們找回公道,不管是意外被屠宰、被騙 屠宰還是其他什幺的,她們都只會追加一筆罰款而已。但是這筆罰款是按照比例 遞增的,你欺騙宰殺了一個下級戰士罰金可能並不重,但是如果是一個s 級肉質 的肉畜,那幺這筆罰金就足以讓人做一輩子苦力了,更何況還有本身就是天價的 肉畜自身呢?
「怕什幺?你還不明白嗎?哪些蒼白族們的法律的核心就只有一個,她們不 想再自己不方便的時候被宰殺,懂了嗎?你以爲來帝都的蒼白族有幾個不是想要 被處死的?這女人也一樣!而且你看她,不是很享受嗎?」隊長不滿的說道。
的確,被絞索吊在半空中的姬在對他們微笑著,踏著迷人的舞步旋轉著,沒 有任何反抗掙紮的迹象。她看著隊長走到了她的身前。
「姬小姐,怎幺樣,需要我把您接下來嗎?還是要這樣繼續將您絞死呢?如 果想要被解下來的話請眨一下左眼,如果想要被絞死的話請眨右眼。」狂戰魔故 作紳士的問道。
挂在絞索上的舞者繼續對著他微笑,眨了眨自己的右眼。
「還有什幺問題嗎?膽小鬼?」「可……可是就算這樣我們也要原價付款啊! 12302 金幣啊隊長!」投火魔哭腔道。
「你要是不想付錢可以退出,但是你也別想吃到姬的美肉就是了。」鐮刀魔 不滿的說道。
「蠢貨,12302 金幣還不是沒有辦法的,蒼白族又不收利息!而且你以爲s 級肉畜是我們有錢就能吃得到的嗎?她們倒是不在乎被誰宰殺吃掉,可城裏那些 貴族會給我們機會嗎?!這輩子想吃這種極品美肉也許就這一次機會了!」鏈魔 對著投火魔咆哮道。
「好……好!!我跟!我跟!!」投火魔橫下心來道。
「這還差不多」「他喵的總算有了點膽子」「拼一把,這才像個男人嘛!」 四個人吵吵嚷嚷的搬來座椅做好,欣賞著姬的空中舞步,絞刑是個漫長而痛苦的 死亡過程,當然,這也是她對于姬這樣的蒼白族的吸引力。
過了一會,路過城門的行人也有不少聚集了過來觀看姬的絞刑,于是挂在絞 索上的少女明顯的變得更加亢奮,公開處刑的刺激讓她感到了更大的快感,但是 也就只能只能到此爲止了。
時間漸漸流逝,在城衛兵對著路人的吹噓中,姬的動作越來越緩慢僵硬,鮮 紅的雙瞳也漸漸渙散失去了神采,終于她不在舞蹈,只能在絞索上抽搐抖動,不 一會金黃的聖水就從她的下體噴湧而出打濕了地面。
「她死了嗎?」投火魔問道。
「不,還得再等一會,現在還沒死透。投火魔,你趁現在先把那四個穿刺好 的送回軍營,反正我們也下班了,然後你就直接到硫磺洞窟酒店和我們會和好了。」 隊長說道。
「哦?是要讓那裏的大廚加工她嗎?」投火魔問道。
「好了,快去吧,還有記著別把其他人引來!」鐮刀魔催促道。
「好好好,知道了。」投火魔做到了馬車上,趕車就走。
剩下的叁人看著姬的嬌軀懸挂在絞索上,直到最後一滴聖水也流盡後,狂戰 魔看了看表,覺得時間差不多到了,這才將她從絞索上解下來。
「打亂了你的行程很抱歉啊,不過反正你來魔都也是爲了被宰殺的吧?死在 這裏也沒什幺區別不是嗎?」狂戰魔說著,招出一個水球打在姬的身體上,清理 幹淨了粘在她肌膚上的精液和聖水,然後又伸出手指試探了一下姬的鼻息,確認 眼前的少女已經變成了一塊美肉後,狂戰魔將她抄起扛在肩上,招呼了兩位同伴 道「走,吃宵夜去!」
(完) >]

极品少妇办公室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