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03月02日][转贴]《妈妈刘素香》(超经典的乱伦)

精彩内容:

《媽媽劉素香》(超經典的亂倫)

月皎花嬌
柳色披衫金縷鳳,
纖手輕拈紅豆弄。
翠蛾雙斂正含情,
桃花洞,瑤台夢,
一片春愁誰與共?
——和凝《天仙子》

   

   有好幾天沒親熱了,下午又沒課,我和小蝶匆匆吃了飯就來到公寓。我們把手機關了,一直纏到很晚。平常這個時候,我應該在家裏了。但今天小蝶顯得特別瘋狂,說什幺也不放我走……


家裏靜悄悄的,大概是都睡了吧。
我蹑手蹑腳的往浴室走去。


大人住的幾個臥室都附有浴室,只有姐姐和我的臥室沒有,所以底樓的浴室就成爲我和姐姐合用的。不過自從去年姐姐嫁人後,那浴室洗手間就變成我專用的了。我推開門。

“啊!”一聲女人的驚叫,把我嚇了一大跳。怎幺有人的呢?明亮的燈光下,袅袅薄霧裏,一具雪白的身體正坐在浴缸中,抱胸望著我。

原來是媽媽。

媽媽劉素香,四十叁歲。身高170厘米,體重58公斤,叁圍38、24、35,容顔清秀,肌膚白嫩,氣質典雅,還長著一對可愛的虎牙。

我禁不住心開始撲通撲通亂跳起來。
   
媽媽是我最迷戀的女人。而她的身體也是我最少見的。因爲她的穿著實在是太保守了——大熱天裏也是長衣長褲的。穿涼鞋的腳反而成了最暴露的地方。有時,看著媽媽的纖足,我都能勃起。現在,媽媽的裸體就在眼前眼前,我怎幺可能沒反應呢?但在媽媽的注視下,我可不敢亂瞄,只能直直的看著她宜笑宜嗔的圓臉。
  
“駿兒,你總算回來了。你知道媽給你打了多少手機嗎?”媽媽埋怨著,放下了擋在胸前的嫩藕胳膊。頓時又大又挺、呈梨形的乳峰顯了出來,殷紅的乳頭顛顛著。兩乳間的一粒黑痣格外醒目。
   
我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忙說:“對不起,媽。今天是小曹生日,我們玩著玩著就忘了時間了,那該死的小貝還把我們的手機都收走了。媽,對不起。以後再不會這樣了。”

“算了,下次注意點。唉,媽擔心你,一直睡不著。想泡個澡,偏偏熱水器又壞了。我打電話讓他們明天來修了。駿兒,你回來的正好,幫媽搓搓背吧。”
   
打小,我都是和家裏的女人一起洗澡的。她們幫我搓背,我也幫她們搓背。隨著年齡的增長,自然有一天,這個慣例被打破了。這個慣例被打破了。但今天看著毫無忌諱的媽媽,我暗地裏歎了口氣。難道在她心底,我永遠是個長不大的乖寶寶嗎?
  
我拿了個凳子,在媽媽身後坐下。一手挽起及腰的長發,一手拿著毛巾在那潤如美玉的背上搓著媽媽
的體味猶如薰衣草香。這種肉香,我已十分熟悉,小姨也有這樣的體香,但媽媽的更濃烈。

   “嗯……”媽媽舒服的發出了哼聲。

   “媽,你……你的肌膚真細膩,比一些小女生還要好。”聽著那攝人心魄的嬌吟,我終于忍不住,脫口而出。


“駿兒真了不得了,已經看過好多姑娘了嗎?怎幺也沒見你帶回一個半個的呀?”媽媽笑了出來,姿態撩人的偏過頭,笑成月牙的杏眼,斜睨著我。眼角綻現出一些細微的魚尾紋,但也將中年豔婦的風韻發揮到極致。雖然媽媽的豐姿讓我深深著迷,但我也受不了她輕視的態度。

“媽,你怎幺不信呢?實話告訴你,我早就不是什幺男生了。”

“哦,對對,駿兒是男子漢了。”這回媽媽笑得連嘴都合不上了,潔白的小虎牙在燈下閃著光。

   “你再笑!”我猛的往前傾,雙臂從媽媽腋下穿過,把她濕滑溫熱的上身摟進了懷裏。手正按在乳房上。
“我當然是男子漢。”我輕微一按指尖,頓時,柔軟堅挺的觸感刺激得我差點叫出聲來。媽媽震了一下。
  
她似乎有些緊張,但隨即就放松下來。“好好,是媽不對,不該笑駿兒的。”媽媽溫順的靠著我,但卻撥開了我的手。隨後,她愛憐的伸出一只手來摩挲我的頭發:“嗯,我的駿兒真的長大了。”纖巧的手指在發叢溫柔的穿梭著。刺激得我全身的汗毛似乎都要豎起來了。

“不行,那是媽媽!”雖然理智告訴我,但很快欲望就讓我有些情不自禁了。我低頭銜住媽媽粉白的耳垂,輕輕吮舔著。

媽媽激靈了一下,忙擺頭掙脫。“駿兒,別鬧。”

媽媽轉過身來,順手把浴巾遮在胸前。“小壞蛋,從哪學的這幺壞,再這樣下去,媽非得讓芳芳好好管管你啰。”

芳芳就是姑姑,她也是我最怕的人。一方面是“冰美人”拒人于千裏之外的態度從小就讓我很難親近她;另一方面,她管我管得的確也是非常狠。雖然在我眼裏,生氣的媽媽別有韻味,但她一把姑姑擡出來,就老實了。
“怕了嗎?”我下意識的點點頭。

“果然,駿兒,你就是賤骨頭呀,吃硬不吃軟。”媽媽吃吃而笑,眼中透著一絲慧黠和嘲諷,纖指點著我的額頭。

我好似被電到般,渾身一顫。她歪頭打量著我,忽然問:“駿兒,你到底喜歡什幺樣的女孩子呢?”

“我喜歡成熟的……”現在我滿腦子都是媽媽的音容笑貌了。

“成熟的?哇!媽還以爲我的駿兒很純情的呢。”媽媽擠了擠眼,似乎覺得又要笑了,便忙用手背掩住嘴,無名指和小指自然翹成蘭花狀。

“我要娶媽作老婆。”我實在忍不住,脫口而出。

媽媽突然怔住了,滿臉震驚,彷佛有些不相信剛才聽到的話。她放下手,呆呆的看著我,就好像沒有見過我一樣。纖美的櫻唇撅著,露出些微虎牙,一抹紅霞分明飛上了她的臉頰。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媽媽害臊。

“傻孩子,你……”她簡直不知要說什幺了。

乘著媽媽失神的時機,我猛的把嘴印上她涼涼的柔唇。媽媽霎時變得滾燙滾燙。臉一直紅到耳根子。   

“唔……嗯……”她從瓊鼻裏發出悶悶的哼聲,使我更感興奮。口水宛如蜜糖般清甜怡人,那軟潤櫻唇讓我湧起咬一下的沖動,鼻裏呼出的香香熱氣噴在我臉上,癢酥酥的。乳頭漸漸發硬堅挺。我知道媽媽春心動了。現在我懷裏的這個女人已不再是我的親生母親了,而是個需要溫柔撫愛的婦人。我要把舌頭探入她的牙關,挑逗她香舌,吸吮她的甜津。
  
哦,雞巴鼓脹得難受,把褲裆挺成了高高的帳篷,這是和小蝶在一起時從未經曆過的興奮,我心裏充滿了亂倫的欲火,從沒像現在這樣,渴望得到媽媽的肉體,我還要……

“不要!”突然,媽媽尖叫著,掙出我懷裏,本能的用力甩了我一巴掌,然後濕淋淋的跳出浴缸。豐腴渾圓的臀部霍然暴露在我眼前。媽媽飛快的披上睡衣。她背對著我。低頭嗫嗫的說:“駿兒,你……你怎幺可以這樣親媽媽……你喝酒了嗎?”

我看著浸濕的睡袍緊緊貼著媽媽的身體,發絲散亂的披著。

“不,其實你很清楚,我沒喝!我愛你!”我撫著發熱的臉,站了起來。
   
媽媽很明顯的抽搐了一下,又往旁連退了幾步。愣了好一會兒,她忽然用一種很冷淡的語氣說:“家駿,你瘋了嗎?你知道你是在做什幺嗎?我是你親生母親啊……唉,都怪我把你寵壞了,去睡吧,就當作是個夢吧。”那夜,我一直無法入眠……。

  (完)